首页 > 美食 > 美食厨房 > 正文

闲话里湖美食

文章来源:中国东盟同胞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5-15 14:18:09

博牛登陆平台 www.optioncccfd.com

  我住里湖瑶山近三十年了,这里的美食数不胜数,那甜、那香、那酸、那辣……我是体会满满了,如果说“天下美食尽在里湖瑶山”, 这都不为过。例如这里的香猪、瑶鸡、生酸肉、苞谷酒、山鼠肉、蔬菜、豆类、火麻、松木菌等都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食品。提到里湖这些食品,有谁不垂涎欲滴,充满兴趣。如果你真是性情中人,那就请你跟我来吧,我们一起去了解、品尝绿色的里湖美食。

  1

  香猪。

  当你踏进里湖瑶寨时,你会看见三三两两的黑猪在山脚或岭上悠转寻食,这里的瑶民几乎不会圈养,都是放浪猪,早上放一两瓢猪潲,猪爸猪妈就带上自己的小孩出去了,不到夜幕降临之时是不会回来的,有时寻情说爱忘记了时辰,还来不及回家,蜗在山上过夜哩。这样的喂养方法,出栏的猪跟野猪又有什么差别呢?

  我刚进里湖瑶山工作的时候,第一次去家访,那天寒风凛冽,一路上,只有我一个人急速地走在去懂甲村的路上,当时这条机耕路刚为雏形,路上坑坑凹凹,乱石狼藉,一路很少能抬头观光,浏览美景,不小心就会匍匐倒地的,只有专心看路,没有丝毫的马虎,因此我很快就过怀里了,到了麻风坳,我正好赶上了一位瑶族老人,孤独的感觉一下子才消散了,自己轻松了好多。交谈中,得知他是懂甲村的村医,六十多岁了,但还经常走寨串户,帮助群众解决一些疑难杂症。他知道我是刚从外地进来的,他很热心地介绍了瑶山的风俗情况,特别是瑶山美食,他描述得惟妙惟肖,什么香猪肉呀……瑶鸡肉呀,惹得我偷偷地吞了好几次口水,心里总是渴望如果自已能品尝到这样的美味佳肴,那该多美呀。

  走着,聊着,我忘记了路的远近,不是老村医说“到了”,我还沉醉于这些传说的美食之中……

  一进寨,眼前的一幕,我可受不了,路上到处是猪屎牛粪,找个落脚的地方都很难,刚才那满心的美食欲已被此情此景驱使得烟消云散了。

  村医老人把我带到一位姓谢的老师家,说:“谢老师可以帮你找到辍学的学生,我家离这里还有一个多小时,我先回去了。”我也与他道声:“谢谢﹗”他那转身的背影,一身朴素的白裤瑶服装,头上盘起的长发,背上还背着“十” 字的红色皮箱,很有医者的风范。虽然事隔几十年了,但瑶族老人的音容笑貌,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  我和谢老师在乡里开会时已有过一面之缘了,加上他的次子又在我那个班,我们一见面话语就很投缘了,他握着我的手说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说乎?”我们寒暄几句后,他叫侄儿捉一头二十斤上下的黑猪仔杀了,当时我虽然嘴上跟他说“不用杀”, 但是内心却充满了对香猪肉的欲望。

  谢老师带我走访了辍学学生的家,了解到学生的家庭情况和辍学的原因,我们经过两个多小时苦口婆心地动员,终于“帝感其诚”, 他们同意返校了。当我们回到家时,夜幕已降临了,当时山村没有电,我们只好点起煤油灯,围在火坑边准备吃夜饭,谢老师邀了几个朋友来陪我,我的嗅觉特别灵,早闻到了飘逸的香猪肉味了。纯因礼貌,我抑住了先动筷的习惯,只好无奈地偷偷吞口水,还有那烧在火边的瓦酒罐,那酒味醇香四溢,闭上眼,静静地呼吸,全身酥松极了。那餐饭的过门曲,让我今生难忘。

  人齐了,因为我是客人,谢老师给我连挟三筷,我吃了他们才动筷。他们煮法也很简单,根本不用配料,煮熟即可。

  我慢慢地品第一口,肉质鲜嫩香甜,不油腻,那种口感无法言说,只能用“绝” 字来诠释。陪我的兄弟们,左挟一筷给我,右挟一筷给我,弄得我应接不及,吃得津津有味,接着又喝了几碗苞谷酒,那晚的美食让我飘然得不能自拔。

  如果有机会,或者创造机会,你也要品尝一下里湖的香猪肉,过一次里湖美食的瘾。

  2

  松木菌。

  到了松木菌的生长季节时,因为里湖的气候适宜,只要有松木的地方,满坡满岭都是松木菌,每年商贩们都云集里湖,收购松木菌,每天打包用汽车连夜运到桂林,后转装飞机,飞往全国各大城市,这些菌子能坐上飞机,难道你不觉得神奇吗?难道你不想品尝吗?

  说起松木菌,它还有一段知识哩:松木菌,是生长在松木林里的菌,我们里湖这一带把它叫丛木菌,林业部门曾两度来里湖飞播,现在松木覆盖率高,山上坡上到处生长。此菌一年生长两次,一次是春末季节,这个季节是呈淡紫色,个体比铜钱稍大些,多生长在嫩松木林里,是松木菌的上品,但生产较慢,数量较少;另一次是秋季,这个季节的菌体呈粉褐色,个体较大,不仅生长在嫩松木林里,老林里也生长,稍次于春季生长的品质,但生长快,数量较多。在春秋季节,雨过后,四、五天时间,便可以到林中采集。松木菌可以单独煮食,配以猪肉、鸡肉、鸭肉等味道更鲜,营养丰富,是天然纯植物。在里湖市场上收购价每市斤为20——50元。

  多美的里湖生态植物,愿更多的人们能够与我们里湖人民共同分享。

  3

  火麻。

  不管你走进里湖瑶山的哪个寨子,家家户户的玉米地里都会栽种有火麻,里湖可谓为火麻的故乡了。外面的朋友,有很多人却不了解火麻是何种植物,它有什么用处呢?火麻,又名大麻、山丝苗、线麻、胡麻、野麻。???,大麻属一年生直立草本。种子榨油,含油量30%,可供做食用油等,火麻油有很好的健康养生的作用,油渣可作饲料。果实中医称“火麻仁”或“大麻仁”入药,性平,味甘,功能:润肠,主治大便燥结?;ǔ?ldquo;麻勃”,主治恶风,经闭,健忘果壳和苞片称“麻蕡”?;鹇橄参屡蟮钠?,对土壤要求不严,以土层深厚疏松肥沃,排水良好的砂纸土壤或粘质土壤为宜。秋季果实成熟时采收,除去杂质,晒干。它的功效润肠通便,润燥杀虫,且对高血压和高胆固醇等疾病有特殊疗效。它是唯一能够溶于水的油料,是得以健康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现在餐桌上的火麻粥、火麻菜、火麻鸡等可让食者留恋忘返。

  今天早上,我晨跑经过乡财政所门口时,突然发现一蔸生长在墙角边的火麻,它的叶子嫩油油的,真惹人喜爱,我不由得坐在石阶上,端详了好久,然后用手机把它拍了下来??醋耪掌新逃陀偷幕鹇?,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我童年时候与火麻的不解之缘……

 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,所以对火麻这种植物并不陌生。六、七十年代动物油极缺,因而我们家一年四季大都以火麻子代替猪油来煮菜。那时我们吃火麻菜,可没有如今人家所说的那么津津乐道。常常,我放学回家,兴致冲冲地揭开锅盖一看,是火麻菜,高兴的心情跌落千丈??梢筒煌?,他特别中爱火麻菜,每餐都要吃,如果我们用猪油,他就另开小灶了,因为这样,爷爷的身体很好,九十多岁了还下地干活,上山砍柴,101岁那年他才离世。我走访了里湖的几位寿星,他们养生的共同特点都是长期食用火麻,由此可知火麻对人体是有益处的。

  可是,前些日子我听到一件滑稽之事,说我们老家那里有一骗子,他拿一袋火麻子到上海去卖,说是什么可包治百病的“灵丹妙药”,卖一粒一元,他竟也可以卖完,赚了好多钱回来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确是不可思议。更有趣做是,每栽种一片火麻,它们自然有生来“公母”相配 ,公的只开花不结果,而且它开花配粉后,不久就枯死了,没能与母火麻“白头到老”。 有时公火麻还被主人先砍掉,用做柴火之类的,想起来,公火麻的命运确有些悲催了。今晨突然在路边发现这兜陌生而又那么熟悉的火麻,心中感触多多……

  4

  生酸肉。

  里湖还有很多食品值得点赞的。如生酸肉,这套菜谱在全国范围是凤毛麟角的,要说有,那只有贵州省荔波县一带的人吃一套菜。这套菜清爽可口,适宜热天食用,它能解馋驱热,营养丰富。当然寒天也可食用,但口感就次于热天了。

  这套菜的制作方法要求较为严格,只限于三种肉类来制作:生牛肉、生猪肉、生鱼肉等,但是鱼肉腥味较大,一般人吃不下,因此很少有人用鱼肉制作。首先这些肉要新鲜,绝不能沾水,否则腐烂。把肉切成薄片后,就把四分之一的小米炒熟炒香,然后倒与肉片混合,加少量花椒,用手拌匀即把它放入瓦坛或矿泉水空瓶,并将压紧盖好,密封即可,15天后 可以打开食用,冷天则一个月才能食用。

  开坛勾出酸肉放碟子里,其鲜如生肉,凡是第一次食用,心里都有些余悸,但你尝一两块后,你就会自然爱上它。

  怎么回事呢?这套菜是生肉或是熟肉?虽其样如生肉,其实熟了,在坛子里,那些小米经过长时间的发酵,其肉自然酸熟了,在生酸肉上,洒些盐和辣椒粉即可食用。

  如何辨别“生酸肉”变质了呢?其一观察肉质新鲜不变黑,其二是开了坛盖,闻其没有异味,这才是安全的,可以食用。千万别误食了变质了的“生酸肉”, 以免中毒坏了身体。

  里湖的生态食品安全,一下子是说不完道不尽的,只有你自己走进里湖来,下马看花,实地考察,你才会领略到“里湖美食” 的真谛。那瑶鸡肉、苞谷酒、山鼠肉等还是很诱人的……

  (说明:文中插图有四幅是网上取用,如有不妥可取之。)

  作者简介

​  蒙作龙,笔名朦胧,广西南丹县里湖瑶族乡民族中学教师,中学一级教师,曾被评为“2005—2008年河池市优秀语文教师、也曾被评为南丹县优秀班主任之称号,河池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,南丹县作家协会会员,铜鼓文学社社长。曾有教学论文发表在《现代教育教学论坛》、《中国新教育研究》、《中国基础教育研究》、《中国教育改革论丛》、《中学生报·教研周刊》、《中华文本库》、《广西教育学院学报》、《广西教育》、《中国家庭教育》、《河池教育》等教育刊物上;有散文发表在《辽宁青年》、《作家文学》、《百姓文学》微信平台、《霜花》、《文学微刊》、《中国法制周刊》、中国新文艺网(同时有全国20多个网络平台连发)、《河池日报》、《南丹文学》、《寿乡》、《瑶人文学》、《铜鼓文学报》等报刊上。曾多次指导学生习作发表在《学苑创造》、《河池日报》、《瑶人文学》、《锡都报》、《铜鼓文学报》等报刊上。2015年、2016年参加河池市教育局举办的“学习莫振高同志先进事迹”、“我身边的师德榜样”征文活动中分别获得一等奖、二等奖。2017年参加“扶贫征文大赛”获一等奖。尚待出版个人散文集《我是一棵小草》、《零碎的记忆》(四十多万字)及民族传统文化《白裤瑶民间故事选》。